政府玩轉 Social Media 掌握年青人公共資訊渠道 作者︰梁偉峰博士 一月 11, 2017 09:10

擁有工商管理博士及三個碩士學位,從事資訊科技超過 30 年,現為香港理工大學專業進修學院講師及課程總監、香港零售科技商會副會長、香港互聯網論壇副會長、香港和解中心科技及知識產權調解專家小組委員會召集人、香港調解資歷評審協會認可綜合調解員、英國特許仲裁學會(東亞分會)委員、學術及職業資歷評審局學科專家、香港及英國電腦學會資深會員、英國特許市務學會資深會員、中環海濱扶輪社創社社長。

自互聯網普及後,各行各業受到不同程度的影響,有正面亦有負面。對年輕人而言,由互聯網衍生的社交媒體,猶如他們每天的生命食糧,其影響力比他們的父母及親人有過之而無不及。早前有大學調查發現,以社交媒社交媒作為主要接收公共資訊渠道的年輕人,較傾向不滿及不信任政府。

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轄下的青年研究中心,去年 10 月 24 日至 11 月 24 日,隨機訪問 829 名 15 至 29 歲的香港手機用戶,發現社交媒體已成為他們最常用的媒介,包括:《Facebook》、《WhatsApp》和《Instagram》等,46.4% 受訪者指以社交媒介作主要獲得公共事務資訊的來源,逾六成整體受訪青年表示不信任政府,而以社交媒介為主要接收新聞資訊來源的青年,不信任政府的比例則達 77.7%,而非主要以社交媒介接收新聞資訊的年輕人中,只有 51.1% 不信任政府。結果反映年青人對政府表現感到不滿及不信任,當中又以大專生的不滿程度最高。

瀏覽社交媒體已成為青年日常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社交媒體的信息多傾向反對政府,各政府部門較少以社交媒體發布資訊,令較常接觸社交媒體的青年傾向不信任政府。筆者認為,若然特區政府真的願意跟社會未來的主人翁坦承溝通,便應正視問題,主動伸出友誼之手,在他們喜歡的平台作出互動的接觸,否則難以讓年輕人了解政府的施政,以及其施政背後的理念。

舉例,新加坡以家長式管治國家聞名,近年在全球的政府及電子政務排名均名列前矛,政府就像一間公司,凡事講求成效,加強市民的歸屬感和認同也是工作重點。星政府的不少部長設立了《Facebook》專頁,總理李顯龍更當「先鋒」,自 2012 年起使用《Facebook》,專頁累積超過 100 萬人讚好( Like),他和團隊幾乎每日都在《Facebook》專頁和《Instagram》發帖,無論外訪還是在新加坡各區會見市民,帖子平均都有 5,000 個 reactions,當中九成是給 Like。

另一個例子是新加坡 2015 年大選,當選情撲朔迷離時,總理李顯龍的夫人何晶在《Facebook》貼出照片,相中的李顯龍結束一天的征戰後回家,在車上打瞌睡。這張李顯龍瞌睡的照片立即在網上瘋傳,網民紛紛表示不捨,不僅在激烈選戰中顯示溫情,更為執政的人民行動黨加分。

國際上,社交媒體則被宣揚為「體制外」的東西,但新加坡領導人不這麼看,你反政府勢力可以用社交媒體,他們捍衛政權也會用社交媒體。 李顯龍本人早在多年前已開設《Facebook》專頁和《Twitter》帳戶,之後又在青年人聚集的《Instagram》開戶口,在社交媒體上的活躍程度令人驚訝,大部分時間更是親自撰文。 李顯龍的社交媒體策略最令人感到有趣的是,他經常刊登各種跟政策無關的事。 例如他曾發帖,相中有隻貓頭鷹飛到他的辦公室內,也會上載相片再問網民他在哪裏。 李顯龍的《Facebook》專頁粉絲超過 860,000,比新加坡三大報發行量的總和還要多。在青年人較多的《Instagram》,李顯龍擁有140,000 名粉絲。

總結,特區政府常說要跟青年接觸,但若不使用年輕人多用的平台,只會顯得誠意欠奉。 故此,如果政府真的希望跟年輕人溝通,應檢討社交媒體政策,加強於社交媒體跟青少年溝通。

以上內容純屬作者個人意見,並不代表本網立場。

Source:ezone.hk


標籤: 社交媒體 , 李顯龍Facebook
會員中心
只需免費登記成為 e-zone Club 會員,即可參加每期 Jetso 激賞有獎遊戲,並有機會參與 e-zone 舉辦的免費會員活動!